每年的超级盃(Super Bowl)无非是美国最为狂热的职业赛事之一(于德州休士顿举行),作为国家美式足球联盟(National Football League, NFL)的冠军赛,不仅带来了高强度的比赛内容、球员所缔造的种种传奇,还有庞大的金钱收益。其中赛事的热门时段广告,30秒就要价上亿台币,不愧为美国收视率最高的电视节目。

而韦伯斯特(Mike Webster)也曾是这场盛事的其中一员,他在匹兹堡钢人队待了史无前例的15个球季,并为钢人队夺下4次超级盃殊荣。被誉为传奇中锋的他,在自美式足球联盟退休后,人生却有难以预料的转变。他的性情随着时间越来越趋异常、脾气变得暴躁,导致与妻子离异;他的记忆严重衰退,想不起来曾经看过几次医生;他最后一无所有,失去栖身之地,在如此凄凉的景况下,因心脏病发而结束他的一生。

脑神经学医生、法医病理学家奥玛鲁(Bennet Omalu)在偶然之下,检验了韦伯斯特的遗体,解剖脑部时,发现他的大脑充斥着不正常的tau蛋白,表现出类似阿兹海默症的徵状。tau蛋白在正常情况下具有稳定微管的功能,但异常tau蛋白的堆积与纠结会造成细胞凋亡或引起神经退化。

奥玛鲁开始思考,韦伯斯特的怪异举止与这些脑部病徵,是否可能与美式足球有所关连?于是,这项发现开启了他一连串的研究。奥玛鲁与其他的科学家过去从未见过此种疾病,便将之命名为慢性创伤性脑病变(Chronic Traumatic Encephalopathy, CTE),分别在2005、2006年发表研究报告﹝1、2﹞,阐述NFL球员的职业运动伤害与慢性创伤性脑病变有关。

奥玛鲁没有料到的是,这些研究结果遭到NFL的强烈反击,认为奥玛鲁等人的成果不可信。许多人认为,NFL之所以不愿意正视美式足球与慢性创伤性脑病变的风险,是因为这很可能会严重影响NFL的收益。

奥玛鲁在验证慢性创伤性脑病变与脑震荡的关联性时,检视了许多过世球员的脑部:

电影《震荡效应》背后的真实故事:改变美式足球的脑内震荡

在这些死去的球员身上,都发现了慢性创伤性脑病变,这种病会导致患者失智、丧失记忆,甚至有自杀倾向。

根据统计,美式足球员在竞赛时的每一次撞击,平均可能会有20~30G(G在此代表人体所承受的惯性力,1G约为9.8m/sec2)的冲击力,相当于时速50公里的车子撞上墙壁;当球员被击倒时,他们甚至可能瞬间承受了60~100G的力量!而韦伯斯特在一生当中,估计可能承受了近2万5千次的撞击。当中的许多次冲击都是由头部所承受,因此频繁遭受脑震荡的伤害。儘管美式足球员配戴了高科技的安全帽,仍然难以避免脑震荡的发生。头盔纵然保护了头骨,但是内部柔软的大脑在瞬间冲击过后,仍然持续在脑脊随液摆荡着,脑部组织因此受到不断的拉扯,产生无法从外部观察出的伤害。

在奥玛鲁提出报告之前,NFL并未有任何针对球员脑震荡的相关规定,直到2007年,NFL理事长古德尔(Roger Goodell)召开第一次联盟脑震荡高峰会(然而奥玛鲁并未受邀),开始制定脑震荡的因应措施;2009年,NFL宣布发生脑震荡症状的球员,不得在当天重返球场。2011年,前亚特兰大猎鹰队球员伊斯特林(Ray Easterling)与数千位退休球员向NFL提起集体诉讼,控告NFL隐匿美式足球对脑部伤害的风险。但结果还未出炉,伊斯特林就在2012年时饮枪自尽,医生发现伊斯特林也患有慢性创伤性脑病变。2013年,NFL原本已与4,500位前球员达成总额7.6亿的和解金,但由于NFL否认有不当行为,再度延迟了协商过程。

最后,在2016年美国最高法院的判定下,NFL将给予总额约10亿美金的补偿金,对象将囊括过往的退休球员。同年,NFL宣布将投入1亿美金作为科学研究经费。除此之外,有许多球员也同意在死后捐赠大脑作为研究之用。至今已有超过百位已故球员被诊断出因职业伤害,而罹患慢性创伤性脑病变。此病症在目前仅能透过死后解剖确认,因此科学家期待未来能够发展出新的诊断方式,希望在生前就能得知是否患病。

在许多父母得知美式足球的风险后,已使得6~14岁孩童参与美式足球青少年联赛的人数从300万人(2010年)下降至220万人(2015年)。现今有许多美式足球教练为了保护年轻球员的未来生涯。因此改变过往的训练方法、运用更安全的装备、制定更严格的守则,极力避免球员的头部碰撞。

奥玛鲁研究慢性创伤脑病变与对抗NFL的故事,已于2015年拍摄为电影《震荡效应》(Concussion),在上映前,奥玛鲁公开在媒体上提出警告:「别让你的孩子打美式足球。」他谈到,脑部的神经元一旦受损便难以回复,对未成年的孩子来说,过于剧烈的碰撞很可能会影响他们尚未发展成熟的大脑。他也认为,抽菸、喝酒都有法定年龄限制,像这样激烈具危险性的运动,如果我们没有加以规範,告知可能的风险,无疑是让这些孩子处于危境之中。

注释

    奥玛鲁于2005年所发表的第一份报告:〈Chronic traumatic encephalopathy in a National Football League player〉,奥玛鲁于2006年所发表的第二份报告:〈Chronic traumatic encephalopathy in a national football league player: part 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