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说,「人有二十难」:所有的人都有二十种难。怎幺叫难呢?难,就是不容易的事情。容易的事情就不难了;不容易的事情就是难,这不容易的事情,就是逆,所谓逆境,是不容易明白、不容易认识的;这个容易就是顺,顺就是人觉得好受一点。那幺这二十种难,就是人不容易做的。

第一就是「贫穷布施难」:

你若有钱,想做布施,那是很容易来做布施的,因为你有。有,用一点也不算个什幺;你若没有,而能布施,那才是真正的布施。因为你能做到所谓做不到的事情,这事才是真;你做得到的事情才去做,那是人人都可以做的。人人都能做得到的,你去做,那没有什幺出奇;人人做不到,你能做得到,这就是出乎其类,拔乎其萃,超出一切的人了。出乎其类,拔乎其萃,就是和一般人不同了。

所以说贫穷布施难。你在难的时候,若再能布施,这才是真正有布施心;越难你越能做,这才有价值。好像我们人不能捱骂,若有人骂我们,我们能受,这就是有德行;人也不能捱打,若有人打你,你能接受,能认识:「啊!这是善知识,他能令我消业障,能令我出苦海,这是最难得的善知识。」无论哪一位,境界来了,你们要认识,说你不好的人,那正是你的善知识。不要听人家讚歎你一声,就好像小孩子吃糖似的,高兴得不得了;人家毁谤一声,就比吃黄莲还苦,不要这样子。

佛说二十难,人生岂止二十难,这难可就多了,难的事情来了,你能把它处理得很容易,那就是明白佛法了。

佛说「人有二十难」是指哪些呢

「豪贵学道难」:

豪,富豪,很有钱的;贵,就是尊贵,很有地位,很有势力的。既有钱又有势力,当然生活很安定,不像方才说的那对夫妇,只有一条裤子,那幺样地苦恼。豪贵的人穿的衣服很多,钱也很多可以用,并且有很多高尚的亲戚,又有很多有名望的朋友。在这时候,你教他修行用功,出家学道,这是很不容易的。因为什幺呢?他一切一切都满足,一切一切都觉得很快乐,什幺都很自由。住的房子像皇宫一样,吃的都是一般人吃不着的最名贵、最有价值的东西,所以你要他修道,这是不容易的。

「弃命必死难」:

弃命就是不要命了,但是即使你不要命,也不一定就可以死的。好像有时候人想要自杀,吃安眠药,吃得少了,他又活过来了,这就是想不要命,却不一定会死的。如果你想不要命,就一定会死,那就不难啰!

又有一个说法,你这命不要了,当然会死;就算你想要命,用种种方法来保护着,教它一定不死,这也是办不到的。人人都会死,没有一个人是永远长生不老,长生不死的。没有这种事,所以说弃命必死难。

「得睹佛经难」:

你们各位不要以为现在能听讲经,又能看经,觉得很容易,这是不容易的——「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武则天撰写的开经偈——看雪客注)你想一想!这佛经是不容易遇着的,况且我们这人身也是不容易得的。今生得着人身,又遇到了佛经,还能听人讲佛经,这是不容易的,这都是无量劫以前你们就种了大善根。

「生值佛世难」:

你生在有佛出世的时候,这也不容易。虽然现在佛灭度了,但还有佛法,还可以学佛,还可以修行,这都是很幸运的。

「忍色忍欲难」:

这色、欲——男女之情这种爱欲,是不容易忍的。因为一般人平常的情形,都是这种生理,男女要结婚,这都忍不住的。你若能忍得住,能忍色、忍欲,对境界无心,能有忍力,这也是不容易的。你忍来忍去忍不住了,就颠倒了;忍来忍去忍不住,又颠倒了,所以这忍色、忍欲也是不容易的。

佛说「人有二十难」是指哪些呢

「见好不求难」:

见到什幺好事,你不去贪求,这也是不容易的。人人都是见着好就贪了,所以见好不贪求,这也是不容易的。

「被辱不嗔难」:

好像无缘无故就被人打一顿,无缘无故就被人骂一顿,也不因为有什幺理由,他就来侮辱你一番。侮辱就是对你不客气,对你很不好,这时候你不嗔恨,心里能像没有那回事似的,这是不容易的。不容易,你若能做,那就是过来人了,就是过来了。

「有势不临难」:

有势,就是有势力。好像那作官的,他要杀人就杀人,这叫倚势凌人。人家没有犯法,他用他的势力去把人杀了,这叫有势。临,就是临到其他人的身上去。有这种权力,就随便杀人,这叫有势临了。不临,就是不仗着权力去欺压人。虽有权力,还是尊重人,不随便杀人,随便欺负人,这叫有势不临,这也不容易的。虽不容易,但是你若能那样做,这是最好的。

「触事无心难」:

触事,你无论遇着什幺事,你要能以无心处之,以无心应付。事情来了,也不要紧,随缘处理;事情去了,更不要紧。就是事来则应,事去则静,这叫无心,没有执着心,没有妄想心。

「广学博究难」:

广学,就是广泛地去学习;博究,是多多地研究,这也是不容易做的事情。

佛说「人有二十难」是指哪些呢

「除灭我慢难」:

人人都有一个我慢,你若想要把我慢除灭了它,没有我慢,这也不容易的。

「不轻未学难」:

你们各位先出家的,都要知道这一点,对没有学佛法的,你不能轻慢他。你若轻慢他,那就叫轻慢未学了。对不懂佛法的人,你应该用种种的方便法门来教化他,不应该轻慢他,不可轻忽他,不可对他很不客气的。在佛教里有这四种的不可忽,佛也常常这幺说。什幺是四种不可忽呢?

(一)火虽小不可忽。就是对于小小的火,你不可以马虎,不可以随便,虽然是很小的火,你也要很注意它,因为你一不注意,它就把所有的东西都烧光了。

(二)龙虽小不可忽。龙虽然很小,你也不可以忽略它,因为龙可小可大,它有神通变化的。

(三)王子虽小不可忽。王子是国王的太子,虽然他很小,但你不可以忽略他,因为他将来是做皇帝的。

(四)沙门虽小不可忽。沙门虽然小,你也不可以忽略他,因为他将来可以成佛。

因此不轻未学,就是对没有学过佛法的人,你不可以轻看他,不可以看不起他。所以不轻未学是很难的。

「心行平等难」:

你这个心要行慈悲平等是不容易的,但是也要去做。

「不说是非难」:

人人多数都欢喜讲是讲非的,若能不说是非,这是很难的一件事。我有个弟子说,他没出家以前,就不会讲是非。那幺出家以后,在这儿反而学会说了。但是他还觉悟得很快,所以现在相信他又不会讲是非了。

「会善知识难」:

会,就是遇。你能遇到善知识,这也是不容易的。你看人人学道啊!遇到的多数都是糊里八涂的。善知识他不糊涂,不会教你走到错路上去。修道的人一定要听善知识的话;不听善知识的话,在你还没有证果之前,就信自己,任自己的性,那是不行的,终究会堕落,终究会招魔障的。所以一定要亲近善知识,听善知识的教化,这是说会善知识难。

「见性学道难」:

学道的人不容易明心见性,学道要能明心见性,这也是不容易的一件事。

「随化度人难」:

随缘随份来教化众生,这也是不容易的一件事。

「睹境不动难」:

你遇到什幺境界,能不被这境界所转动,而能转动境界,这一件事也是不容易的。

「善解方便难」:

你能明白什幺是方便法,用它来教化众生,这也是不容易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