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路资援系列1患癌并非绝路资缺才是死亡推手(八打灵再也讯)根据资料,超过一半的癌患在12个月内出现财困,可能未到死亡已经破产,所以癌症是极需要政府津贴的疾病。临床肿瘤内科顾问拿督莫哈末伊布拉欣(Mohamed Ibrahim)医生披露,很多国家的癌患都获得政府资助,大马也应该朝这方向,为国内癌患拟定一个长期方案,因为经济往往是癌症患者死亡的原因,而不是癌症本身。癌症曾经被誉为不治之症,但时至今日的医学发展,某些癌症已经被归类为“慢性病”,而不再是绝症,甚至可以与其他常见慢性病如糖尿病、高血压一样成为药物可控制的慢性病,只要吃药就可以保不死。然而癌症患者却没有这些慢性病患这幺幸运,政府津贴了大部分的医药费,让患者可以用低廉的价格购买药物,控制病情。相对的,癌症患者所获得的政府津贴是非常有限,在众多癌症中,只有血癌是获得政府一半津贴,即使最多人患的乳癌也不例外。倘若病患无法承担昂贵的医药费,其实还有一个方法,就是接受“病人援助计划(Patient Assistance Program)”,由医生或相关支援组织推荐给药厂,以获得免费或优惠价格获得药物或疗法,抑或参与新药试验计划,以解决患者所面对的经济问题。加入病人援助计划来自东马诗巫的罗先生(62岁)就是在“病人援助计划”下受惠的病患。他10年前确诊患上肾癌,之后做了肿瘤切除手术,但肿瘤已经扩散,于是接受化疗,但仍不能控制肿瘤,医生最终建议嚐试新药。虽然罗先生有购买医药保险,但也只能负担两三个疗程的费用,之后就需要自费,每个疗程需要2万令吉。当时他曾因为无法负担而想过放弃,幸好他的主诊医生推荐他参加“病人援助计划”,他才得以继续疗程,一直持续至现在。罗先生是一个幸运的例子,肾癌不是大马常见癌症,加上没有明显症状,发现时通常已是第四期,罗先生也是如此。在切除一个肾脏之后,肿瘤扩散至肺部,唯有吃药控制。根据临床纪录,晚期肾癌患者即使接受标靶疗法,生存期只有半年至两年,但因为罗先生被选上参加“病人援助计划”,靠药物控制病情,存活了10年。不过,“病人援助计划”的配额有限,也并非所有患者都符合资格,所以很多癌症患者最终都因为昂贵的治疗费用而被逼放弃治疗。在无法提高津贴下,与药厂协商药物价格也是协助病患方法之一,通过政府的施压让药厂降低药物价格,直接的让所有患者都可以从中受惠。洗肾获97%津贴共同对抗癌症(Together Against Cancer,TAC)协会主席林德恩指出,在各种癌症当中,只有血癌是有获得政府的高额津贴,其他癌症只有少部分,甚至是完全没有,即使是人数最多的乳癌也没有得到如其他大马常见疾病,如糖尿病、高血压等大幅津贴。林德恩认为,癌症是灾难性疾病,医药费昂贵,甚至足以令人破产,但政府给予癌症医药费的津贴却很少。“与其他疾病相比,如器官移植,政府全额津贴,洗肾津贴97%,而在众多癌症当中,只有血癌获得50%津贴,其他癌症少之又少,患者必须自行承担医药费。”他表示,从1990年开始,癌症的死亡率在发展中国家已经大幅下降,变成慢性病,死不了,患者需要与癌症共处,但前提是必须要有能力负担昂贵的医药费。50%乳癌患者 缺钱治疗而送命他以2012年大马死亡率为例,有13万6836名国人死亡,癌症佔了约2万1700人,而乳癌死亡率人数为2572人,“其实当中50%乳癌患者若得到更好的照顾,死亡是可以避免的,因为50%的患者是因为晚期病发而死亡,其余50%是缺乏治疗而死亡。”“也就是说,如果这些病人得到资助或津贴,让他们有能力接受更好的治疗,就可以避免死亡。”根据最新数据,国人缴付医药费有27%都是用信用卡,一旦超过偿还能力,就会陷入经济危机,所以癌症是极需要政府津贴的疾病。认定是绝症 不获平等对待在大马的医药体制中,常见疾病获得最多的津贴与赞助,无论是政府或私人机构,如洗肾,通过第三方为洗肾病人提供大部分津贴,病人只需要负担部分医药费。林德恩表示,在1980年代,肾病并不如现在常见,所以当时洗肾是没有获得辅助,但随?洗肾病人越来越多,洗肾现在已经是全面津贴,每年3万5000名洗肾病人当中,洗肾费用高达12亿令吉,分别有政府津贴30%、公共服务局津贴11%、社险13%、伊斯兰基金局11%及其他慈善组织9%、医药保险6%及其他私人机构捐款19%。他认为,癌症没有获得与其他慢性疾病同等对待,可能是认为有关方面认为癌症是绝症,不需要在这方面浪费金钱与时间,但这对癌症病人很不公平,因此是时候检讨及改变我国的健保政策。“病人援助计划”是由药厂所设立,为病患提供经费或免费使用新药或新疗法,但病患是无法治癒的,药厂也不是长期资助,而且病患必须符合特定的条件才能成为受惠者。吁癌友组织团结发声“其他不符合条件的患者,就必须承担昂贵的医药费。为了减轻病人负担,政府应该与药厂协商,至少要求减低10%的药物价格,而不只是停留在用纳税人的钱去帮助小部份病人。尤其是少数人使用的药物,政府更应该去协商。”他指出,除了政府没有正视癌症病人的困境之外,民间没有足够人数或声音去反映或申诉也是原因之一,大家都认为癌症病人说不定下个月就病逝,缺乏足够的存活者去证明癌症病人也可以活下来。“癌症不是单一疾病,不同的癌症患者有各自的支援组织,没有团结在一屋檐下,因而缺乏凝聚力向政府争取权益或求助。唯有多人发出声音,政府才会正视问题,如乳癌协会,是众多癌症支援组织中最庞大的一个协会,应该代表会员向政府传达声音,争取如血癌患者获得一样的津贴,让广大的乳癌患者受惠。”7种疗法治癌 药费为关键莫哈末伊布拉欣医生以罗先生个案为例,指肾癌是一种不容易被发现的癌症,三分一患者发现时都已经是晚期,5年存活率只有23%,而早期确诊者却只有11%。他表示,癌症不只是生理病,也是一个公共健康课题,对于晚期患者,医生能做的就是把它变成慢性病,控制症状。在拿捏要给病人採用什幺疗法时,医生也很为难,除了是患者对有关疗法的反应之外,也要考虑高剂量药物对病人的副作用。买一送一 资助患者“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新药发明,还有各种靶向疗法、免疫疗法等,以肾癌为例,已经有7种被批準使用的疗法,但问题是患者的经济能力是否负担得起?”他表示,从2006年至2014年,癌症患者的存活率已经大有提升,在确诊及用对药后,存活率可以长达3至4年,但在这段期间,很多患者都面对财务问题,这不只是大马病人的问题,即使欧美国家也面对同样问题,甚至破产。“病人可能因病无法再工作,但又要承担高昂医药费,所以就催生了病人援助计划,为病人提供免费的靶向治疗,把癌症变成慢性病,患者存活率可以延长10年之久。”他说,病人援助计划有很多种,也有不同的做法,有的是提供全免药物或疗程,有的则受限于合约,药物价格不可低于其他国家,所以有时会以“买一送一”的方法资助患者。建议拒让贵药上市莫哈末伊布拉欣医生抨击,政府在与药厂协商方面没有尽力,因为药厂在制定药物价格时是依据欧美成本,但国人却是以马币来购买药物,根本无法追上欧美的水平,所以即使新药获准在本地使用,也因为价格问题而无法登记在“蓝皮书”之下(注册允许在政府医院使用药物)。“要降低药物价格,政府可以与药厂协商,当发现某种药物不是国人可以负担的药物,就拒绝让药厂引进国内,然后与药厂协商价格,才能让国内病人真正受惠,而不是一味引进价格昂贵,但病人无法负担的药物。”他提醒,病友支援组织需要发出更强大的声音,甚至医生也应该发声,敢于提出这问题,让有关当局正视病人的权益。/张露华.2017.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