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总统大选,国民党空前惨败,总统候选人朱立伦请辞国民党主席;代理国民党主席的前嘉义市长黄敏惠首次主持中常会,不只呼吁台湾人民再给国民党一次机会,还引用已故画家陈澄波的名言:「有热情才有温柔、有勇气才能自由」,鼓励党员同志一起努力。

笔者前年和去年曾在年分别写了〈请教故宫:「陈澄波」是怎幺死的?〉和〈为何课本没有「陈澄波」?〉二文。两篇文章都是严肃又沉重的历史故事,却有超过十万的点阅分享。很多人告诉我,因为文章他们才认识台湾国宝画家「陈澄波」,他们知道了在台湾这块土地上竟曾发生如此令人髮指的历史血泪。

国民党,没有资格提陈澄波。

国民党,更没有资格消费陈澄波。

生于嘉义市的陈澄波(1895~1947)被誉为「台湾梵谷」,两人的境遇也有相似之处。梵谷一生潦倒贫困,生前只卖出一幅油画《红色葡萄园》,他却自信笃定地说:「往后他们会承认我的作品,我死后他们肯定会写我。」梵谷死后的艺术成果真如同传奇,可惜他在三十七岁那年举枪自杀。陈澄波也死于枪击,他的一生是台湾传奇,然而历史课本不只没有写,陈澄波的名字还尘封隐埋了三十年。

KMT怎能消费陈澄波?

日治时代的台湾,画家的社会地位很高,画作入选日本帝展会是报纸上的头条新闻。绘画,也成为台湾人扬眉吐气的最佳方式之一,而陈澄波的理想就是成为一名画家。然而家境贫寒的陈澄波一直到十三岁才能到学校读书,到快三十岁才为完成自己的理想到日本学画。

捷报很快传来,陈澄波将熟悉的故乡街景作为作画题材,以《嘉义街外》入选日本帝展,成为台湾有史以来以油画入选的第一人!学成后他一度受聘中国教书,后因战乱回到台湾。回到台湾的陈澄波,不只和多位画家创立美术协会,他更致力于将台湾各地名胜都画入画布中。陈澄波的画作,除了最爱故乡嘉义的圆环、公园、庙宇和街景之外,他的画作还包括很多台湾本土风景,如阿里山、八卦山、龙山寺和淡水夕照等。

KMT怎能消费陈澄波?

在那变动的年代,日本战败,国民党接收台湾,人们一度庆祝「光复」。而热心的陈澄波因曾到中国教书,会说汉语,便被推举为嘉义筹备会的副主任委员。陈澄波也加入国民党并当选嘉义市第一届参议员。谁知风暴随之袭来,「二二八事件」爆发,陈澄波担任「和平谈判代表」前往嘉义水上机场和军方谈判却反遭拘禁刑求,一进去机场,他就被铁丝綑绑起来殴打。而后送进警察局继续刑求凌虐,根据史料纪载,跪着的陈澄波,在警察局里用铁棒刑到流血,叫他要盖章承认罗织的罪名。硬颈的陈澄波宁死都不肯盖章,于是警察继续刑求,刑到陈澄波昏厥过去,才拉起他的手盖指印。

最讽刺地,在三月二十五日那天,正好是中华民国「美术节」,台湾一代画家陈澄波没有经过任何审判,被冠上「叛乱暴动」的罪名遭到国民党政府枪决。他怎幺都料想不到,曾经画笔下鲜彩亮丽、最爱的故乡嘉义,会成为他的含冤葬身之地。那天,陈澄波跪在囚车之上,双手被反绑,背上还插着死囚牌,被押着游街示众,囚车经过中山路到嘉义喷水池,最后在嘉义市火车站前遭到公开枪决,枪决的那一刻,枪手第一枪没有打到,又补第二枪才打中陈澄波,一生清白的陈澄波到死前的最后一刻还是挺直躯干,他没有向后仰,向前倒了下去。

「台湾梵谷」陈澄波就这幺遭国民党政府枪决身亡,曝尸街头。

满身热血化作油彩,陈澄波葬身在最热爱的嘉义街头,这是一幅最凄冽的死亡之画。

KMT怎能消费陈澄波?

陈澄波没有丝毫畏惧,他和梵谷一样充满自信,生前曾对妻子张捷说:「我留下的图画,以后会庇荫你们,使你们生活改善,不用烦恼。」在当时肃杀环境之下,没有人愿意帮忙陈家人,他们只好拆下家中的门板把陈澄波曝尸街头的遗体运回家。那时也没人敢开死亡证明,直到半年后才由邻居赖甲寅医师协助开立,死因写着「变死」。

而最勇敢的是陈澄波的妻子张捷,她就像台湾传统女性一般坚强,当时儘管家中顿失支柱,在那风声鹤唳的威权年代,张捷女士仍然鼓起勇气,花钱请来摄影师为陈澄波拍下最后的遗照。张捷女士细心地把这张照片藏在陈家神主牌背后几十年,她更妥善保存陈澄波遭枪决时身上穿的血衣,一个一个弹孔都清晰可见。当大家噤若寒蝉,为怕惹上麻烦将陈澄波画作当做金纸烧掉的时候,她悉心保存手上所有的陈澄波画作,经过漫长的等待和蛰伏,终于盼到几十年暗不见天日的威权岁月过去,所有证据终于一一重见天日。

历史不能遗忘,经验必须记取!陈澄波沉冤的积雪如同他生前最后画作《玉山积雪》一般,终召得雪。台湾逐步走向民主之后,陈澄波的死亡户政档案也被揭密展出。有愈来愈多人知道这段不为人知的历史血泪。遗憾的是,过去历史已被刻意隐略;在去年陈澄波120岁诞辰那天,《维基百科》里关于陈澄波的篇章,所有「国民党」的字样都遭到刻意删除。对于这些难以抹去的伤痕,国民党是否依然没有任何愧疚和歉意?

「国民党」不曾为虐杀台湾国宝画家陈澄波道歉,

「国民党」不曾为几十年扼杀台湾历史记忆道歉,

「国民党」不曾为所有不公不义向台湾社会和台湾人民道歉;

如今因为败选,曾任嘉义市长的代理主席,竟然还好意思引用被国民党政府枪杀惨死在故乡嘉义的陈澄波名言!

转型正义不能再等!历史是一面镜子,照亮过去,照亮现实,也照亮未来,斑斑可考的历史真相不该再被掩盖,唯有了解历史不再重蹈错误,台湾才能真正实践转型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