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西

重阳节当天,有幸受邀和一群爷爷奶奶共同欣赏电影《阿爸》。这部纪念宝岛歌王洪一峰老师的音乐纪录片,对我这个在「全国语」的外省家庭长大、至今仍不擅听也不会说台语的人,不但是一份迟来的礼物,也是叫人惊喜与感动的弥补!

电影诉说上帝如何带领「两个洪家」,在上帝的恩典中彼此饶恕和好,成为「一个家」;也看到神赐给洪一峰的音乐恩赐,透过对三个儿子的训练栽培,成就了这个家族独特的人生使命。

感念阿爸一路栽培

众所皆知,洪一峰不但是创作大师,也能歌能演。看了电影才知道他还能书能画,且精通多项乐器。在民国四○到五○年代,他透过台语歌谣创作歌曲与电影,绽放年少自(苦)学的各样艺术才华。

洪家三兄弟优异的音乐成就其来有自。片中叙述三个男孩从小就每天按父亲安排,确实保养喉咙并做发声练习,光是发声就长达一小时。即使父亲有事外出,他们也要照着录好的带子乖乖跟着练唱。接着他们要学习乐理,因为父亲坚持,唱歌的人一定要会看谱,然后才练习乐器。

同龄的孩子此时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三兄弟却因父亲满溢的才华、清楚的目标加上专注坚持的特质,每天被严格训练。当时年幼天真的他们,因为训练而过着战战竞竞,也失去玩乐机会的童年。如今他们各自成家、功成名就时,再回想从父亲传承的音乐生命与使命时,一切早已化苦为甜。

于是,三个儿子都带着敬爱又怀念阿爸的心,深深感谢父亲当年的栽培和训练。

长子洪荣宏如此唱:「我们在长大 守着家,守着那温馨的 烛光下;沉默安静的对话,越头看,阿爸是山。」(节录歌曲《阿爸》部分歌词)

次子洪敬尧唱出:「风再大 我站在风中,感念你的好 泪缓缓下,谢谢你给我信仰。因为你绽放的光芒,指引我找到了希望。」(节录歌曲《最长的拥抱》部分歌词)

幺儿洪荣良则将父亲的生平与对本土音乐的贡献,化为电影《阿爸》。

从缺乏父爱中走出来

洪家三兄弟除了遗传父亲的音乐艺术天份、得到父亲卓越的音乐训练外;敬虔的母亲默默为三个儿子祷告,也是这个家庭能苦尽甘来、功不可没的人。终于,三兄弟在各自多年的人生风雨后,不但一一回到教会,也因着与父亲和好,生命得着从神来的医治修复并且迈向圆满。

从小没有享受过父爱的洪一峰,曾在第一次婚姻中遭背叛而受伤。当第二段婚姻也因自己外遇而收场后,撕裂的伤害从夫妻关係进而波及到他与三个年幼儿子之间。孩子只要短时间见不到父母,就会慌张害怕、无助的哭喊着要找爸妈。直到因父母离婚,孩子不得不与父母分离时,他们才懂事地将恐惧的眼泪化为安静沉默,或假装坚强,或转化为叛逆与自我放逐。

我想到自己。至今从未见过生父一面的我,「父亲」缺席到四岁时,随着母亲再嫁,我才有了「父亲」。对父爱的缺乏所造成的伤害,也曾使我年轻的生命跌跌撞撞。

看电影《阿爸》时,我却意外发现,生命中那个伤口已不再因类似生命经验的电影情节引起丝毫疼痛。我知道是因为我已与神、与人(母亲和继父)确实和好,恢复关係。其次也是上帝持续以爱连结我与生命中每个「重要他人」的关係,无论是原生家庭中的每一位或是神所为我预备的另一半。唯有持续活在主爱中,才能使人真正饶恕一切伤害,忘记背后努力向前。

在片中,虽然洪家三兄弟分别道出幼年因失去父亲的伤痛与生命中曾有的遗憾;但是观众也将看到,洪家因上帝的爱带领母亲信主后,先饶恕了父亲,再与阿姨和好,之后母亲还力劝三个儿子要与父亲和好。领受神恩典与信心的母亲,促使父子之间能再次拥抱、能自由表达对彼此那份未曾改变过的爱。

愿意饶恕使家庭关係恢复

一张全家福(除了母亲和三个儿子的家庭成员外,阿姨与三个女儿也一同入镜)道尽了从神而来的大爱,如何赐福在这个家。无论在肉身或在属灵上,他们永远都是一家人!

在病榻中的洪一峰,曾举手高喊「哈利路亚」。一个已处理好与神、与人关係的人,从他生命里发出的喜乐,不但能让自己坦然面对病痛,还能从心涌出讚美安慰家人。而生病的父亲紧紧连结了全家人,妻儿们不但同心祷告,也与父亲一起同工,包括诗歌《爱常常喜乐》的录音及《阿爸》电影的製作。

当洪一峰在家人的爱中走完人生路时,三个儿子不仅以洪一峰的音乐为荣、以身为洪一峰之子为傲;更找到了「既出于父亲又属于自己」的音乐和人生使命。

感谢神,继洪一峰过去半个世纪以来,对台湾本土音乐的贡献,神已经在使用洪一峰儿子们的音乐与工作祝福台湾。相信电影《阿爸》除使台湾许多人经历「父亲的心转向儿女,儿女的心转向父亲」之外,也将帮助许多像我这样「曾不谙台语、也不听台语歌」的台湾人,在看完电影后,开始爱上洪家二代的音乐,并且领悟到台语音乐的美。

图片说明:知名台语歌星洪荣宏(右)与兄弟、母亲一同怀念已逝的父亲洪一峰。洪家三兄弟携手完成了《阿爸》音乐纪录片。(异象国际提供)

2011.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