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情人节和农曆新年总是拍住上,可谓喜上加喜,论及人生中一大喜事,莫过于与自己心爱的人拉埋天窗,携手共度下半辈子。婚姻是对彼此的承诺,谈婚论嫁,当然少不了一生人一次的婚礼。现时不仅是自由恋爱的年代,连婚礼仪式亦渐趋多元化。由染布坊发展至中式婚礼服装店的老字号「彩生隆」,距今已有百年历史,由昔到今,见证着婚礼业的行业发展和变化。

每对新人都盼望成为对方的王子或公主,对童话般的白色婚礼有种嚮往,中式传统裙褂似乎显得相对「老土」过时。故事始于1910年代,「彩生隆」当时是染布房,在港澳地区皆有业务,澳门店由老闆黄永苏的祖父黄贞祥为第一代店主。随着时代变迁,人们对衣着要求的改变,致使染布行业开始式微。到了70年代,更为了生计,「彩生隆」转型从事与衣着相关的婚嫁礼服行业,时至今日兼营西式礼服的租售。虽然时移世易,但现时第三代老闆黄永苏仍坚持做传统裙褂,并且淡然回应:「喺华人社会,裙褂点都有市场嘅。」

囍形于色! 裙褂绣今昔

黄永苏作为「彩生隆」第三代老闆,传承了传统婚嫁文化,亦令店子成为本地文化推广的媒介。 (李国星摄)

一针一活嫁衣裳

人靠衣装,婚靠嫁妆。裙褂无论在华人嫁娶文化,抑或是对「彩生隆」而言,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红噹噹的裙褂,衣上每个图案都有寓意,例如「龙凤呈祥」、「花开富贵」等,而且经过人手一针一线绣出来,黄永苏说有些绣得细密的裙褂,质地比较柔软,穿在身上比较轻身自在。一件体面的裙褂,工序繁多,动辄就要用三、四个月,甚至一年的时间製作,价格当然是所值不菲,质量好的裙褂起码要五位数字以上。近年来,裙褂大部分针线活已交由内地师傅,秉持全手工製作,而部分加工工序则在澳门店完成。「裙褂要求、设计意念当然是我们港澳那边提出,做的部分就多由内地师傅负责」,黄永苏亦提到做这种工艺工时长而「困身」,如今少人入行已是人之常情。

囍形于色! 裙褂绣今昔

相对于女生裙褂,男款中式结婚礼服设计就较为简单沉稳。

囍形于色! 裙褂绣今昔

囍形于色! 裙褂绣今昔

裙褂每个部分都是全手工刺绣,每个图案都讲究细密精緻,不能马虎。

婚嫁文化中西夹杂

讲到中式婚礼,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梳梳到尾,二梳白髮齐眉,三梳儿孙满地」这些琅琅上口的字句。虽然现时大部分人偏好西式婚礼,但一般华人婚礼会在西式中夹杂中式传统,在举行西式婚礼前仍会进行过大礼、上头等传统仪式。

「拜堂、向老爷奶奶奉茶等礼节仪式,女仔都会着传统裙褂」,黄永苏认为着裙褂既喜庆又可以突显到新娘的身份,一般女生都唔会抗拒,反而如果着白色婚纱去拜祖先,对华人来说就有点「唔老嚟」。老闆娘胡丽卿更笑道:「着住裙褂同老爷奶奶敬茶,重有首饰、利是收,佢哋开心,大家都欢乐。」

囍形于色! 裙褂绣今昔

店内由中式婚嫁用品到西式礼服一应俱全,店面天花上还保留了陈年生招牌。

家族生意是「善业」

「很多客人都讲我哋做紧『善业』」,黄永苏两夫妇异口同声道出婚嫁这一行,确实带给了不少新婚人士欢乐。黄永苏由20多岁到现在,经营「彩生隆」已有40多年,一直以此为乐,偶尔更会有一些学生、文化导赏团等来拜访,了解中国传统婚嫁文化。

黄永苏本身爱好历史,除了闲时会看一些书籍之外,亦非常乐于抽出时间,翻出一些店子以前留下的「文物」,例如旧时的帐单、报纸等,耐心讲解和分享。

「自己能够有本地的故事、历史讲畀人听都不错,如果连呢啲文化都无埋,澳门就真的没有特色了。」「彩生隆」除了作为新婚喜悦的推手,亦像一本「活现」的历史书,供人翻阅澳门本地生活的历史缩影。

囍形于色! 裙褂绣今昔

以前澳门人结婚会在报纸上登广告,是为隆重其事,分享喜悦。

互相扶持夫妻

档家和就万事兴,黄永苏及其妻胡丽卿,平时为每个家庭造就了不少喜庆欢乐的时光。回归自身,黄永苏也很着重家庭观念,会一家人偶尔出去喝茶、去旅行,乐也融融。谈及与妻子的相处故事,黄永苏不免会心一笑。两人本身均是街坊,故而相识,「我哋拍拖嗰时无咩消遣,都係睇电影、踩单车、食下宵夜撑檯脚」,没有浪漫的求婚、惊喜,平淡是福,正是黄永苏两夫妻的日常。

囍形于色! 裙褂绣今昔

图为当年染布房的收据凭证,黄永苏把当时的物件珍而重之地收藏纪念。

两人婚后走过30几个年头,如何维繫彼此感情?「学识欣赏对方的优点,例如老婆好帮得我手,有拗撬的时候大家都会退一步思考,和和气气解决。」黄永苏在讲述时仍不忘称讚妻子,讲到店子于1990年代遭到火灾,中间经历半年的空白期,曾想过放弃转行。这段期间妻子不离不弃,一起共渡时艰,直到店子重开,两人携手努力到现在。一步一脚印,「彩生隆」见证着时代变迁,亦是老闆夫妇俩最好的「定情信物」。

囍形于色! 裙褂绣今昔

黄永苏、胡丽卿两夫妇为「彩生隆」不遗余力,将欢乐喜庆送给每一户人家。(黄嘉慧摄)

囍形于色! 裙褂绣今昔

裙褂其实并不过时,现时不少年轻一代新人,会专诚来到店铺查问裙褂资讯。